当前位置:主页 > G逸生活 >被电影节抵制,Netflix 究竟惹到谁?

被电影节抵制,Netflix 究竟惹到谁?

2020-08-03 访问量:878 分类:G逸生活 作者:

被电影节抵制,Netflix 究竟惹到谁?

被电影节抵制,Netflix 究竟惹到谁?

《罗马》、《黑镜:潘达斯奈基》、《西部老巴的故事》、《怪奇物语》、《爱×死×机器人》、《李尸朝鲜》……这些近期热门的电影和剧集,背后都有共同的製作发行方:Netflix。

正如这些你即使没看过也大概听过的影视作品,如今 Netflix 对电影业的渗透正越来越深。身为靠 DVD 租赁起家、后转型串流媒体的公司,儘管做自製内容的时间并不长,但已有不错的成绩──表现就在于这些作品被观众接受的同时,也在各大电影节大放异彩。

最近的例子是 8 月 29 日开幕的威尼斯影展。今年 Netflix 一共有 3 部电影进入威尼斯影展,史蒂芬‧索德柏的《洗钞事务所》和诺亚‧波拜克的《婚姻故事》两部影片入围主竞赛单元,此外,还有关于亨利五世的传记《The King》参加首映。

就像每个导演都希望自己的电影得到奖项肯定,Netflix 也是如此,这愿望甚至更强烈。然而因串流媒体的属性,冲奖之路走得并不顺利。

这次威尼斯影展就因接纳 Netflix 而招来不少骂,代表欧洲 38 个国家电影院线的组织国际电影联盟 UNIC(The International Union of Cinemas)甚至发出一纸抗议声明,称其已沦为 Netflix 的「行销工具」。

这还不是 Netflix 遇过最差的情况。在庞大的旧势力和传统面前,Netflix 想翻身当主人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当然,这些都是 Netflix 和传统发行商之间的恩怨,我们当观众的,还是有好作品看最开心。

征战世界四大电影奖,悲喜交加

论到与世界四大电影奖之间的关係,威尼斯影展和奥斯卡金像奖是对 Netflix 最友善的两个。

2018 年第一次参加威尼斯影展,Netflix 入围的作品数量就多达 6 部,最后获得的奖项也非常重量级:艾方索‧柯朗导演的《罗马》获得最高奖项金狮奖,柯恩兄弟的《西部老巴的故事》也拿到最佳剧本奖,Netflix 的成绩被媒体形容为「里程碑式的斐然战绩」。

今年奥斯卡金像奖,单单提名 Netflix 就占了 15 项,数量超越华纳、Sony 和派拉蒙几家传统大片商,仅《罗马》一部就获得 10 项提名(宣布提名的同时,美国电影协会 MPAA 也正式接纳 Netflix 为好莱坞「六大」之外的第七名成员)。这部让 Netflix「转运」的电影最终拿下最佳摄影、最佳导演和最佳外语片 3 项奥斯卡大奖,创下 Netflix 的纪录。

被电影节抵制,Netflix 究竟惹到谁?

《罗马》海报。

相比之下,坎城影展和柏林影展对 Netflix 就冷漠得多。

今年 2 月是 Netflix 第一次参加柏林影展金熊奖之争,仅有的独苗《Elisa & Marcela》却遭 160 家独立电影参展商联名上书抗议。

坎城影展和 Netflix 的矛盾最严重。2017 年,Netflix 还有入围坎城影展主竞赛单元的机会,甚至包括奉俊昊的《玉子》和诺亚‧波拜克的《迈耶维茨家的故事》两部,但往后 2018 和 2019 两年,坎城影展都以种种限制变相取消了 Netflix 的参赛资格,Netflix 也一直和坎城影展赌气。

2017 年,有法国电影发行商和院线非常严肃地质疑 Netflix 的参赛资格,他们认为 Netflix 有垄断嫌疑,并透过放映协会向坎城影展组委会施压。巧合的是,《玉子》在坎城影展的首映遇到放映事故,放映厅萤幕布帘因机械事故足足 6 分钟没有完全升起,期间记者不仅没有停止嘘声,甚至组织还带动有节奏的掌声抗议。当时 Netflix 首席内容长泰德‧萨兰多斯採访时就表示,「公司以后再也不会参与坎城影展了」。

Netflix 在参加几大电影奖角逐的过程,多多少少都遭遇过阻力。比如儘管威尼斯影展主办人阿尔贝托‧巴贝拉在坎城影展风波下,毅然选择接纳 Netflix,但义大利两个参展商协会联合声明反对主办方的决定,他们认为,这个举动仅为一方牟短期利益,却伤害了其他参展人的长期利益,且还可能导致盗版横行。

奥斯卡也同样如此。让很多美国传统影院不爽的是,即便被要求线下播映,Netflix 也从来不公布任何票房数据,「一直对自己的数据遮遮掩掩」。但票房公开是好莱坞产业健康发展的基础,据称《罗马》之所以败给《幸福绿皮书》,没有获得今年奥斯卡最重量级的最佳影片奖,原因就是它的串流媒体属性被一些投票者视为减分项。

今年奥斯卡奖结束后,美国司法部出面警告,称不能禁止 Netflix 参加奥斯卡,因为可能涉嫌垄断,并压制同行竞争。这也直接导致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决定改写参赛规则。

为什幺总是被抵制?

Netflix 与传统院线和发行商最无法调和的矛盾就在于:电影的平台上线时间。

比如在法国,现行法规对在法国影院发行的所有电影都规定了上映时程:

    DVD 发行 4 个月后。免费电视台播放要 22 个月后。网路平台上线要 36 个月后(3 年)。

坎城影展明确要求参赛作品必须遵守上述时程,也就是说,Netflix 这些串流媒体平台至少要等一部电影在影院上映 3 年后,才能放到自家平台(除非是某些情况下,对法国製作有投资的个案,间隔可减少到 17 个月)。

但 Netflix 一向的做法都是,坚持线上线下同步上映。

是不是觉得法国的法规要求有点夸张?但也不无道理。《光影创作课》作者、法国资深电影记者邦雅曼‧贝热里文章解释,这种做法很大程度上是「保护本国电影院和电影的需要」。

众所周知身为电影的发源地,法国一直认为电影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以法国电影为代表的欧洲电影现实主义风格,明显有别于美国好莱坞电影的形式主义风格──儘管后者有更好的商业表现。因此法国电影面临的挑战就成了「避免被美国超级英雄文化吞没,就像大多数国家」。

所以 Netflix 让法国不安。目前 Netflix 在全球拥有 1.49 亿用户,几乎触及除中国外的所有国家和地区,仅 2018 年 Netflix 就发表约 850 部独家、原创、首播、多平台节目,且这一年购买或製作内容的预算为 120 亿美元,已是 2016 年的 2 倍。

巨大的内容投入和用户涵盖,也使 Netflix 被法国视为好莱坞电影同路、将横扫一切的存在,是对本土电影产业的威胁。

相比之下,其他一些选择遵守时程约定的串流媒体製作出品的电影,也自然更受各电影奖的欢迎。比如 Netflix 的《无境之兽》和亚马逊《Chi-Raq》同在 2015 年推出,但《Chi-Raq》就遵循美国院线 2 个月时程的规定,这也被认为是亚马逊后来居上、并迅速拿下奥斯卡提名的关键因素,相反地《无境之兽》却遭北美四大院线 Regal、AMC、Carmike 和 Cinemark 联合抵制。

不过,Netflix 也会在一些时候选择牺牲原则,以换取更大的利益。

按照惯例,奥斯卡提名之后,颁奖典礼两週前,最佳影片入围作品都会在 AMC、Regal、Cinemark 几大院线的美国主流院线上映,这也是一直以来各参赛者需要遵守的规则。

面对世界等级的奥斯卡奖,Netflix 的选择是尊重游戏规则。不久前宣布将发表的 10 部新作中,《爱尔兰人》、《婚姻故事》等新片都计划在电影院上映一个月左右,Netflix 也被认为是在建立一支「冲奥部队」。

反对可能无效

如果问一个人喜欢在大银幕还是在电脑或电视欣赏电影,可能很多导演的回答是前者,观众的回答则是后者。

许多导演对大银幕都有执念,比如曾担任坎城影展艺术总监的导演蒂埃里‧弗雷莫就表示,「坎城影展的核心是令人难忘的放映」,有名的好莱坞导演昆汀‧塔伦提诺也如此评价坎城影展的放映环节:

在电影院用大银幕看电影自然有许多好处,但现在正有很多观众,更愿意在电脑或电视前欣赏艺术电影。这一方面源于观看管道的缺乏,另一方面则是难以找到观影条件符合自己期望的电影院。

「Netflix 对电影业的颠覆在于,在为全球电影带来更多新观众」,有人如此评价。串流媒体的最大好处就在于突破地点时间的限制,突破国家和地区的限制,涵盖更广泛的人群。

这也反映在 Netflix 正在製作和购入更多欧美国家以外的影视作品。比如在亚太地区,近年来 Netflix 就製作发行中国《白夜追兇》、台湾《谁先爱上他的》、日本《火花》及南韩《李尸朝鲜》等,且口碑都不差。

Netflix 可能也不像法国电影人认为的是洪水猛兽,因为近几年也製作发行不少如《罗马》这样艺术性更强的电影。「这是 Netflix 为艺术电影做的好事」,《光影创作课》作者邦雅曼·贝热里说。

所以站在观众角度,究竟是选择电影院还是电脑,答案可能不重要了。电影的观看管道也从来不曾是唯一形式,不管是 1890 年代爱迪生的「一人镍币影院」,后来的公共电影放映,还是近年的录影带、DVD、VR 头戴式耳机和串流媒体,都当过载体、参与过电影艺术的发展。

至于 Netflix,面对近来用户量变化、投资精减、更多对手竞争和传统力量反对,如何保障作品品质同时坚持下去,是现在更需努力的事。

类似文章,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