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B轻生活 >误以为黎明的悲剧──谈《重构二二八》

误以为黎明的悲剧──谈《重构二二八》

2020-08-06 访问量:885 分类:B轻生活 作者:

误以为黎明的悲剧──谈《重构二二八》

二二八届满七十周年,该关注的不仅于它由险学跃为显学(有吗?),更须留意二二八是否有更明确的例证,以及论述是否有新颖突破之处。可喜的很,二二八前夕由台大历史系教授陈翠莲出版的《重构二二八──战后美中体制、中国统治模式与台湾》(卫城出版,2017年2月),就完全符合了上述要求,谓之为二二八研究的新旅途,一点都不为过。

误以为黎明的悲剧──谈《重构二二八》

新颖突破,首先在于个人的破茧而出。基本上,《重构二二八》係陈教授旧作《派系斗争与权谋政治──二二八悲剧的另一面相》(时报出版,1995年2月)的异样翻新。该书是以作者博士论文改写而成,着重于战后国民政府派系斗争,致使战后台湾的治理彼此牵制、窒碍难行,事件过程与后续发展都因派系间的狠斗、猜忌、私心自用,悲剧由此铸成。这于二二八事件得以公开讨论的初阶,确实有别立新局的用意。

但彼时陈翠莲尚未将国民党的权斗赋予更深刻的中国统治模式,所以派系之争除让人嫌恶,仍透显不出背后的阴森鬼林是如何的缠绕、造业。经由本书的大幅改定,军统、中统、CC派、政学系、孔宋集团、三青团…犹如亚马逊丛林里不同类属的植被,互竞穿插、遮蔽晴空,却又源远流长、分枝茂密,形构出一幅无所不在的共生食物网,进而改造台湾既有的政治文化、生态。如此见树又见林的析解,下文还会再进一步阐述。更值一提的新颖突破处,是美中体制的确立、运用与重组,这是本书重点与立异处,别无分号。

从来,独派坚守「台湾地位未定论」主张,多由国际法入手,强烈质疑开罗宣言以降的台湾安排;但对于国际强权美英等国如何理解、制定相关的对台政策,乃至随着时局变迁改絃易辙,这都必须深入脊髓、微血管探幽,绝不能固着、本质化。準此,陈翠莲勤敏于史料爬梳,道出美国由战前的夺岛计画、军事占领,再到同意由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占领台湾,美方内部既有不同意见,且不断调整策略;反之,中国政府在确立中美体制(美主中从)的前提下,无论是蒋介石或陈仪等人,全都一点一滴偷渡中国主权及于台湾的主张。

也就是说,战后治理台湾的美中体制固然符合国际法要旨,国民政府不敢也不可能违逆这一安排模式;但国民政府却是顺水推舟、借壳上市,表面上奉从美中体制,因为若没有美中体制为表,国民政府部队无法整编来台事实占领;但实质上则全力输出中国统治模式,特别是以特务系统为先遣部队,透过半山、在地黑道分子迅速渗透台湾社会,达成生米煮成熟饭的用心。

误以为黎明的悲剧──谈《重构二二八》

鄙意以为,这是採自「阳儒阴法」而新创的「阳美阴中」治理模式!国府经由特务布线、意识形态的反覆宣传(「台湾光复」、「复归祖国」),美国的主导角色渐次消失隐遁,从此台湾人遂以为「光复」、「复归」是何其顺理成章的先验命题,以致任人洗劫日产、争权夺利,台湾人祇能乾瞪眼,还得为天上掉下来的汉奸罪名紧张惶恐;但这在岛内还可以瞒天过海,但是战后海外台湾人(无论是中国、南洋或日本)的遣送,依美中体制可是排在日人、朝鲜人之后。身分游移未定的在日台湾人,经历了「涩谷事件」后,方知台湾人的边缘性。「涩谷事件」重创了国府形象,台湾人的不满情绪可以和二二八事件遥相连结,背后首要检讨的就是「阳美阴中」的欺妄性,而陈翠莲开启了如是的思惟空间。

由于美国的默许,台湾成为中国的禁脔、新乐土,中国统治模式全盘移植过来,其特色是:一,「特务机关保密局最早进入台湾,在各地建立调查站、密布眼线,并配合警备总部、警务处、各地警察局进行社会控制。」;二,「统治集团方面以长官公署为主,由陈仪治闽班底、军统、孔宋系统及半山人士所组成,其中,陈仪班底主宰政治、军统掌军警、孔宋系统主财经,而半山人士则具有样板作用。另方面,CC派与三民主义青年团未取得有力职位,乃积极发展组织,结合民间力量,扩大势力範围。CC派以国民党台湾省党部为根据地争夺日产、吸收党员,并扶植民间团体台湾省政治建设协会;三民主义青年团最早进入台湾,成员多为日治时期左翼抗日人士,在各地设立分支。两大派系形同在野势力,吸收在地力量,牵制统治当局。」(页191─192)

中国统治模式的移入是二二八悲剧肇生的催化剂,这自是广义的文化冲突论之一环;然而,陈翠莲并非本于「中国=前近代=落后VS.台湾=近代=文明」角度诠释二二八,她发现「无论左派、右派莫不加入三民主义青年团、国民党台湾省党部及相关外围组织,在新秩序下寻找机会。日治以来追求的自由、民主,很快被党国文化、派系政治所取代,而人们在学习、适应中国式政治行为模式的同时,也捲入複杂的派系斗争生态。」(页461)

台湾人在战后快速融入中国统治模式,正是导致二二八事件複杂化,无法取得更高视野、更具组织性的成因。陈翠莲以相当的篇幅述说陈逸松、刘明、蒋渭水等人的角色扮演,他们既隶属不同的派系(蒋渭川的「台湾省政治建设协会」属CC系,陈逸松和刘明则为军统保密局所用),且彼此牵制互斗。更可议的是半山系统里的特务如林顶立、刘启光等人,则是执行安插许德辉之类的流氓进入「忠义服务队」,名为维持秩序,实则带头搞骚乱、製造纷争;进而捏造情报(奸党作乱、台人奴化、独立叛国)、夸大危机;21师调来台湾后,特务系统也迅速组织别働队进行「密裁」恶行。至于前述陈逸松诸人,再如何配合官方行动,最后也祇证明他们係遭利用的棋子,最终就是狡兔死,走狗烹。

误以为黎明的悲剧──谈《重构二二八》

近来,共产中国和统左成员不断强调共产党(王添灯的智囊祕书潘钦信、萧来福、苏新等都是地下党人)在事件中扮演枢纽角色,意味着二二八事件係由中共主导;但陈翠莲经由史料比对,确信陈逸松才是草拟〈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组织大纲〉和〈八项政治根本改革方案〉(其后发展为〈三十二条处理大纲〉)的关键人物,苏新、陈明忠、杨渡之类的红色观点祇是「三人成虎」的手法罢了。就因为中共心虚无料,所以今年二二八七十周年的纪念活动虎头蛇尾、自讨没趣。

历来研究二二八事件,总会遇上孰为元凶的大哉问,尤其是陈仪与蒋介石的角色最具关键。準此,陈翠莲以中国统治模式入袋(依恃武力、迷信暴力,以维护自身权位利益为最高目标),据而指出陈仪的两手策略;一方面对处委会的各项要求虚与委蛇,另一方面急向中央请兵(请兵电文「寅冬亥亲电」业已由国史馆新近彙编的丛书公诸于世),证明陈仪自始就将事件定调为「奸伪煽惑」,请求出兵并非无奈所致。

至于蒋介石方面,有人以二二八前夕,国民党大军在山东莱芜惨败,山东问题远优于台湾内乱,致使他的出兵决策係受陈仪蒙蔽云云;但陈翠莲以蒋氏日记为本,具体指出蒋介石从未相信共党力量是动乱源头,反倒是「政府武力空虚」、「军队调离」才是台湾陷入全岛动乱之因,所以儘管他对陈仪作法内心实感不满,公开场合却绝对力挺到底。至于他对台湾用兵,更有着「台民初附,久受日寇奴化,遗忘祖国,故皆畏威而不怀德也」的新殖民心理。此外,蒋氏为首的国民政府深惧外国势力藉此干涉台政,所以派兵镇压并以绥靖、清乡手法有计画的清除台湾各界菁英,这一切皆是蒋氏渴望并具体而行的策略。

另外,国防部长白崇禧来台「宣慰」一事,过往曾被美化,特别是白氏的小说家儿子白先勇着书替先父「表功」;陈翠莲则说白崇禧的宣慰行径,只是政治展演的作用,实质的救恤功能十分有限。更且,白崇禧同意警备总部将暴动相关人犯以军法审判,亦以维持政府威信为要。凡此,无论陈仪、柯远芬、彭孟缉、张慕陶、白崇禧这些中央与地方要员,都具体而微展现中国政治的「前近代性」,致令已习于法治秩序的台湾菁英天真过度,终致一个个难逃死劫,至于劫后余生者也从此丧志失神,整个台湾社会对政治、统治当局未敢再强烈与闻。

陈翠莲也以一个篇章阐述美国与二二八事件的关连,这其中的关键人物乃是葛超智(GeorgeKerr)。葛氏常被独派人物视为台湾之友,左统人物则严厉抨击葛氏製造民族分裂、居心叵测,实则依陈翠莲剖析,儘管葛氏在事件前后对国民党政权全无好话,其后并力主託管论调;但他的言论从未获得主管(不论是台北领事馆、南京大使馆和美国国务院)青睐,且他展示的是一种「美国利益优先的爱国主义者」姿态。陈翠莲言外之意不在褒贬葛氏,反倒是在讲陈美中体制里美国的本位心态──台湾及台湾人心所嚮,从未是他们决策焦点,且从来都是如此,这也反映出陈翠莲对美国的戒心与不信任。

当然,二二八事件有太多未穷尽之处,例如从吴浊流到陈翠莲都点到半山的争议。林顶立、刘启光之流的丑行固已渐次出土,但像黄朝琴、连震东、李万居之人到底扮演何种角色?李友邦、张邦杰在事件后又如何思考他们的祖国情?这恐须更多史料搜罗以及民间资源的汇入,甚或戏剧小说的展演才可能悟到一些心得。

还有,「反抗运动分裂为谈判路线与抵抗路线,菁英分子以谈判为主,部分地区青年及学生收夺武器、组织抵抗行动,两者之间缺乏联繫管道,更无整合机制,甚至出现彼此对立的态势。其次,无论是谈判路线、抵抗路线,都缺乏长远与完整的行动规画,及因应各种可能发展方向的方案推演。」据此,陈翠莲直指「于今视之,缺乏权力运作与政治斗争经验的台湾人,在事件中显露了直率躁进、短视近利的政治性格。」

但鄙意以为,若不回溯1920年代左右派的纷扰,以及把30年代后期推动的皇民化运动与战争动员纳入思考範畴,恐无法理解各方人马各自为政、权力倾轧的荒谬原委,且不该以岛民的狭隘性轻易定夺。历史研究之难在于:史事要全面揭露,真相要跃出,都是难上加难,更因它还影响到今日,所以二二八的失败,绝对是今之台湾人该戒惕的难关。

总的来说,陈翠莲揭橥美中体制,是要告诉众人:二二八不是中国纯粹的内政,而美国主导的方向则随着时局而变易,台湾人的意向却非重要的考量因素。至于中国统治模式的嵌入,则是悲剧难以避免的主因,除非治理思想全面民主化、理性化,否则光是政权转移是难以剔除这种统治模式的幽灵。祇盼读者能善体作者用心,二二八才有柳暗花明的新径拓出,不致沦为洞穴之囚。

相关连结:《重构二二八:战后美中体制、中国统治模式与台湾》──请兵/欺瞒两线并进(上) 

《重构二二八:战后美中体制、中国统治模式与台湾》──请兵/欺瞒两线并进(下)  

类似文章,猜你喜欢